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魔法之徽第四十二章梭哈下节能

2020-10-19 来源:

魔法之徽 第四十二章 梭哈(下)

费尔南多在人群瞬间爆发的喧哗声中,直起身子,向后面缓缓倒下去,靠在椅背上,抬起左腿,压在右腿上方,两手缓缓碰撞,发出“啪——啪——啪——”的从容掌声,嘴角的笑容却多了几分真诚:“厉害,完全被看穿了呢。能不能请问一下,你看穿到什么地步了?”

“……”文莱思眉毛挑了一下,笑了起来,“你在最后跟牌前敲的那下桌子,是在示意洛林按照原先的计划,继续发给我黑桃Q,对不对?”

费尔南多露出了十分灿烂的笑容:“真是令人吃惊。不过一轮,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而已,你看穿了洛林的技巧不说,就连我的想法和行动都能把握到如此地步。……不愧是短短几个小时,就能赢下70000标准单位的——怪物,这么说你不介意吧?因为,用天才形容,也不足以概括你的才能了。”

【……小文莱思,我姑且问一下,你怎么知道他是在暗示发同花顺,而不是表示计划变更?正常考虑的话,事先商定的暗号,不会设计一个表示“按计划进行”的动作的,不是吗?】

“我猜的——这么说的话,你也不会相信吧。”文莱思摆手,表示谦虚的同时,也在示意旁边逐渐狂躁起来的人群安静下来,在此期间,他便在心里回答了系统的问题,“你在说些什么鬼话啊?我不是靠你的吗?一个完全掌控赌局的人,在下注的时候却会感到‘不舍和心痛’,那不就是说明他知道这部分赌注要输给我了吗?”

【……嘿嘿,小文莱思,做得好。你越来越懂得利用系统的正确方法了。】

“哼。”文莱思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周围人的喧闹声终于渐渐消失,他刚才的表现和此刻的情景,已经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作为事件的中心,他现在奇妙的占据了这群人中的领导地位,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动作。

文莱思回过头,看向了负责监管他的动作的四人,不知他们如何考虑,他们的脸色很不好看,文莱思笑了笑,又看向一旁满头大汗的法师,微微欠了欠身:“尊贵的克里格力阁下,以及四位,请原谅我没能有幸得知几位的名字,各位可以证明,我刚才没有使用任何出千手段,对不对?”

他们的视线几乎在同一时间越过文莱思的头顶,投向费尔南多的方向,接着,他们一致地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没有察觉到你的出千动作。”

“多谢各位的公正。”文莱思再次欠身,旋即转回身子,再次与费尔南多对视,费尔南多的脸上挂着与先前有所区别的笑容,好像他正在看着什么有趣的东西,脸上的期待和好奇十分鲜明,却让文莱思觉得无法理解,“……费尔南多先生——”

“色雷斯。朋友,我之前说过,”费尔南多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叫我色雷斯就好。”

“……色雷斯先生。”文莱思看着费尔南多的眼神,仔细权衡了几秒,最后还是顺从地改了口,“您看,我能理解您的做法。虽然看起来,每局的底注正好是7000个筹码,十局之后您就会完全收回成本,但是十局都被您赢下的话,旁观的人难免会有奇怪的想法。”

“如果被人认为会出千的话,对赌场本身也是很不利的。”文莱思轻轻咳嗽了一声,“所以,您给了我两条路走。第一,在我看穿了您的想法的前提下,每局都从一开始就直接弃牌;第二,如果我没有弃牌,那么,您会让我获得一场大胜,然后最后让我被‘运气’冲昏头脑,输掉全部。”

“这才是正常的,可以被旁人所接受的赌局。”

“漂亮。干得漂亮,朋友。”费尔南多再次拍起了手,无视了再次开始渐渐喧哗起来的周围众人,保持着好奇和期待的笑容,平静地说道,“不过,朋友,我有一个问题。在你完全看穿了我的想法的情况下,就比方说,现在这样,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不是吗?”

【就算再怎么利用,最后能剩下一两万标准单位也就顶天了吧Force?Touch?触控板还是?Retina?屏幕都是这款设备的亮点设计,这货在说什么啊。】

“……嘿嘿。”文莱思低低地一笑,避开了这个问题,“色雷斯先生,我说这是一场可以被旁人所接受的赌局,不只是自己在生活中其实是个“爱情小男人”说,这样的赌局中,您——代表‘金币’的一方不会被认为是在出千,我也不会——只要我真的没出千,我不会输到欠债,甚至还能有相当的结余。”

文莱思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向费尔南多深深鞠了一躬:“我感谢您的仁慈。”

费尔南多开怀大笑,直到周围所有人都有点懵逼的时候才停歇下来:“朋友,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我记得斯嘉丽好像提到过,你是在帝国的某个乡下地方长大,前不久才第一次离开家,穿过无尽山脉,跑到学院城来的?”

文莱思铺垫了半天,终于准备说出正题的时候,突然被费尔南多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岔开了话题,脸上的肌肉再次微微抽动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你没见过什么世面——请原谅,朋友,我并不是在贬损你。”费尔南多的眼神忽然狂热起来,“然而,你却具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处变不惊的冷静态度,判断事物的超绝智力,甚至,明明如此年轻,就通晓人情世故。朋友,文莱思·卡莱尔——”

【这货在说什么呢?你别的就暂且不提,“通晓人情世故”这种鬼话,小文莱思你自己听了都得要脸红吧?】

费尔南多的眼神忽然朝斯卡丽的方向偏转了一下,接着抬起右手盖在自己的嘴上,微微低头,过了两秒,似乎稍稍冷静了下来:“抱歉。朋友,我是不是打断你的话了?请继续。”

“……咳咳。”文莱思也跟着看了一眼斯卡丽,她一脸茫然,似乎还没能完全搞清楚情况,和平时比起来,形象倒是更加靠拢她的年龄了,不过文莱思并没能看出了费尔南多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稍稍思索了一阵之后,就放弃了纠结,清清嗓子,“我感谢您的仁慈。”

文莱思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重新整理好思路:“但是,请您原谅,我不会接受您的仁慈。这里是‘金币’,不需要有仁慈,只有胜负,不是吗?所以,我有一个提案,希望你能答应。当然,在场的各位,也希望大家能愿赌服输,在这里支持我的提案。”

文莱思轻轻挽起在一旁一脸茫然的斯卡丽的手臂,轻柔地将她扶起,退开,躬身:“在这里,请允许我向各位介绍,米尔特洛夫家族的大小姐,斯卡丽·T·米尔特洛夫,我的雇主!”

周围的赌客们相视一笑,耸耸肩,十分配合地热烈欢呼起来。

斯卡丽现在更加闹不清出情况了,但她的脸上却多了一抹晕红,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赌客们的瞩目和欢呼,还是因为之前文莱思扶起她时的身体接触,或者两者兼有。她昂起头,下意识地想要抓起裙子按照礼仪行礼,手伸到下方时,才忽然响起,之前的裙子已经被她撕破,现在她穿的是很少有女性会穿的长裤,愣了一下,犹豫一阵之后,忽然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就是斯卡丽!”斯卡丽不只是因为兴奋还是害羞,整张脸都变成了潮红色,高高举起右手,对周围大声喊了一声。赌客们这次的欢呼变得更加热烈,而且真诚起来。

“咳嗯。”文莱思等了一会,到气氛稍微平静些的时候,继续说道,“色雷斯先生,您也是了解大小姐的,对不对?我们双方,都认同,无论我会不会出千,大小姐是不会的,对吗?”

费尔南多依旧盯着文莱思,尽管看起来比先前平静了许多,可那种隐藏在深处的火热视线依然让文莱思身上毛毛的,连带着他脸上的笑容都让文莱思觉得不大对劲了,无论如何,他还是看似平静地点了点头:“是的,所以——”

“之前那一局不作数,我希望能在由大小姐担任荷官的赌局里,和您在任何一方都不出千的情况下,公平的进行一场赌博。”斯卡丽一愣,转头看向文莱思,脸上满是惊讶,还有几分慌张,但是文莱思无视了她,“以此,来向您,以及在场的各位,证明我自己。当然,洛林小姐,我不是对您有所质疑,希望您能够理解。”

费尔南多再次大笑起来:“好啊,我当然不介意,只是,斯嘉丽的意见?”

文莱思把脸凑到斯卡丽耳边:“大小姐,你,不是要来做刺激的事情的吗?之前多少有点无聊了吧。在赌场当荷官,这件事,就算是您也没有尝试过,对不对?是不是有点刺激呢?”

斯卡丽的脸唰地一下变得像是熟透的樱桃,高高的昂起头,眼睛看向一边:“哼,算你聪明了一回。”接着,她昂头挺胸走到了赌桌中间,依旧泛红的脸上露出了好像十分高雅的笑容,学着先前洛林的样子,看了看文莱思,又看了看费尔南多:“那么,两位,赌局开始了。”

婴儿拉肚子吃什么
松原男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