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抗日除奸在榆钱飘落时营养

2021-01-15 来源:

抗日除奸在榆钱飘落时

春风如诉,细雨如烟。一串串榆钱摇曳枝头时,我怀念母亲,老人家已离开人世整三年。

记得在儿时,正逢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的饥荒岁月,母亲下基层住过的一位乡下老房东知道城里也是家家缺粮,又知道母亲的“野味”偏爱,在春天里捎来满满一篮子榆钱,母亲见了特别高兴。

她葱姜丝儿炝锅,又翻炒上一点点虾皮儿,接着添水、下米,给我们熬了一锅榆钱粥。记得那淘洗后的榆钱是在粥熬好前的几分钟下入的。于是,我们饥饿如狼的兄妹几个的碗里,就有了金灿灿的小米与绿莹莹像小钱儿的“野味”粥,喝得好不欢喜。

黄久生中建七局一公司项目部经理、河南省潢川县双柳树镇驻郑州农民工党支部书记

母亲没喝一口,看着我们吃罢,收拾好碗筷,给我们讲了一个榆钱飘落时的故事。那故事,让我今生今世不会忘记,它在当时震撼了我的心灵。

一。

这故事发生在春风如诉,细雨如烟,一串串榆钱摇曳技头的抗战艰难岁月里。

那时已经加入地下党组织的母亲担任冀中一个地区的抗日除奸除特小组组长。刚过二十岁的母亲和同志们与投敌、叛变、充当的民族败类不声不响地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母亲说有时春来,也在大平原上急急地撸上几把榆线充饥后,就踏入了血溅天红的险境。

母亲告诉我们,在她工作的那片土地上有一个叫鱼巴头的村子。村子坐落在三面是高似数层楼房的土岗,只有一个口子可以进入的一个酷似鲶鱼头的土坪上,坪上有十五户人家,总共人口不足六十。村子出口处有一棵树荫成亩的古榆,一个民谣,不知在这里传了几代:

鲶鱼口。鲶鱼须。鲶鱼口上一棵榆。

鲶鱼口上逃生来,鲶鱼须里鬼都迷。

据说这鲶鱼口里面像须子一样的两条裂缝,一条是鬼都迷失的死路,一条是死里逃生的出口,天然形成,通向了六七里外的大庄集。可谁也没想到这个地理环境独特,而且有逃生路的小村,几十口人在一夜之间像蒸发了一般全部失踪了。后来,经过地下党组织调查,不过大大小小窟窿随处可见鬼子来袭时堵住出口,堵住了他们不可能知道的逃生路鲶鱼须。是谁泄的密?这个谜经过母亲和几个同志的明察暗访终于揭开,是一个外号叫“油狐”的所为。几十口人都被带到了二三百里外的一个搞细菌武器试验的秘密据点,敌人想不走任何口风地为使用细菌武器的实验做准备。

抗日战争时期的丑恶嘴脸和“杀绝”的除奸标语。

油狐人名胡坠儿,“油狐”是其外号。这个当多年残害过许多百姓,亲手杀害过我地下党两名同志的家伙,人长得俊秀无比,人见人说是“活脱脱一个唐僧面”就是这个两手沾满同胞鲜血的,十几次摆脱除奸除特的追杀,被称作爷都一把抓不住的坟圈子鬼兔儿—“油狐”

二。

春风如诉,细雨如烟,母亲说铲除油狐的任务整整进行了一年。

记得也是在一串串榆钱摇曳枝头时,获准的作依据,才作了周密的动手计划。这样,又等了近十天,榆钱也开始飘落了。当年荒废的鱼巴头村外有条人修的只供军车走的简易公路,鱼巴头村的几十口是被从这条公路上悄悄拉走,老老少少的都成了细菌战试验的牺牲品。

母亲和几位同志闻知油狐要搭四个路过此地去天津城的鬼子的摩托车,还要讨好人带着鬼子到天津南市的鬼混。从而揣摩油狐的心理,肯定是他先一步等在公路上,所以,必须把握好鬼子到来和他等的很短的这个时间段,生擒活捉他。谁知那一天巧在得手,险又骤至。母亲他们刚刚把油狐生擒之际,摩托车声从远外响起。

母亲等几个同志押着油狐急急地退进了荒村鱼巴头,把他绑在了古榆树上。细雨在飘,已经由淡绿转向发白的榆钱纷纷扬扬地飞舞着。从油狐身上搜出的枪和一只据他说是皇宫里流散出的玉碗就扔在树下的一块巨石上。

油狐知道自己作恶多端,“献”出玉碗,又交出因丢了真枪不敢向上司报告而戴的一把假木头枪也保不住性命,十分沮丧。待到外边的摩托车声响了一阵停下来,又响向远方而听不到时,他开始万念俱灰前的最后一搏,叫喊着自己就是再有血债也命不该绝,还能吃人世间的榆钱饭,并说一定要等上抽一袋烟的功夫,只要石上的碗中能飘落进五十个榆钱,就证明他还有五十年阳寿,杀爷都不打发小鬼叫的人损寿啊!

母亲当时打量了一下风向,望着风穿古榆,一天纷纷而下的榆钱在斜风细雨中似乎飘无目的,可都是随风而去,心里有了数,命身边的一位同志实实地压了一烟锅子烟抽起来。

春风细雨,累千累万的榆钱在飘。细雨春风,依旧是累千累万的榆钱在飘。一袋烟慢慢地抽完了,烟灰也在石上磕出了,竟没有一片榆钱落在石上的玉碗。油狐盯得两眼都红了也没能如愿。

他死灰着脸,又提出要给年迈的爹娘磕最后一个神三鬼四的“死囚头”母亲身边的几个同志一声齐吼,怕他又耍什么脱逃的鬼主意,可母亲应允了,松了他的绑。油狐看了看周围紧握着枪的几个同志,知道生路尽绝了。他望着满天榆钱大喊着为何不落到碗里去,缓缓地跪下,叫着爹娘磕了重重的四个头,可谁也没想到他在站起的一瞬间,突然一冲地头撞向巨石,自行结束了一个的狗命。

静,死一般的静,母亲望着满天的榆钱依旧在飘,望着被油狐引上绝路的这个荒村,想起被杀害的两位地下党同志和这一年多走过的除奸路,先如释重负而又淡淡地说了一句“这任务总算完成了”又紧跟了一句“这任务完成得太晚、太艰难了…”话没完,母亲的泪为除奸不顺而自责流下来。

很久,很久,母亲捧起一把榆钱放在玉碗里,又把碗放在了油狐的头前,恨恨而言:

如不是认贼作父,作恶多端,锦衣玉不仅可以降低幼儿后期学习的难度食说不上,可他应该有一辈子也吃不完的榆钱粥…。

说话间,有三五榆钱入碗,又瞬间被风扫而出,像是在诠释着母亲的话。

地下党组织负责同志在汇报中知道母亲稿源:新华和几个同志成功除掉了油狐,当即对母亲奖励说:

奖奖你,用我手里的新任务奖你,交给你,冉素贞同志!

母亲在晚年回忆起这次被奖励时说,那个年月,给任务就是党组织最大的信任,也是荣誉啊!像你们小时候吃那顿榆钱饭一样,心,心里香甜…。

多少年后,母亲回忆说,缴获油狐的木头枪时,我特别高兴,因为在这之前的除奸失误中拿到的真枪,据此印证,就是他的。

三。

春风如诉,细雨如烟,一串串榆钱摇曳枝头时,我怀念母亲,想起母亲的榆钱粥,母亲关于榆钱飘落时的抗日除奸故事。母亲的经历滋补着晚辈的人生,母亲清明时的墓前应有一碗饥荒年代为了孩子她不会尝一口的榆钱粥。

注:参加恩施召开的全国农业院校学报会议,9月14日晚经北京回呼市入住北京府佑街宾馆,成此文。

北京宫颈糜烂哪家好
巴彦淖尔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北京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