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br在这面镜子里节能

2020-10-19 来源:

在这面镜子里,可以看到世间第一朵初绽的蓓蕾,犹带着晶莹的露珠;也能看见秋日最后一片叶子的凋零,在西风中飞舞,盘旋着扑向大地的怀抱;看漫天风雪咆啸,裹挟着世人的泪珠凝结而成的条条冰凌;看绿树成荫,却闻寒蝉声声凄切。光阴在天地间呼啸而过,岁岁年年!

1

莫千雪记不清这样周而复始的景色,已经在镜中看到过多少次。有五百年了吗?没有人回答,她只能幽幽地叹口气,这面镜子虽然可以看到世间的一切,可世间却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除了那个一身红衣,面若寒霜的女子。

“你想救他吗?”红衣女子焱姬面无表情,雪白的手指指向奄奄一息的洛子轩。

“那又怎样?”莫千雪问。

“把他让给我,你在这个世界消失!”

“休想!”莫千雪怒上心头,把手中那柄酷似绣花针形状的雪绣剑舞得虎虎生风,平地挽起几朵剑花,裏着雪花和北风向着焱姬逼近。

焱姬将手一扬,身体后倾,原地划了一个圈,在自己的周围凭空筑起了一道火墙,冰雪遇火即溶,化为空气散去。

莫千雪娇喝一声,雪绣剑陡然间白光猛涨,她的身体凌空跃起,在空中旋转了两圈后又挽出无数冰雹层,风驰电掣般从四面八方攻向焱姬。

焱姬摘下手腕上的火涴圈,念了个咒语后,火涴圈涨到面盆大小,她樱唇轻启,接连喷出几道三昧真火,火势急速蔓延开来,将她的四周围成了铜墙铁壁。冰雹撞上后纷纷跌落在地,倒并没有化去,而是在火墙之外又围了一圈矮矮的冰墙。

莫千雪再次捏了一个剑诀,一边念着冰雪咒,一边祭起宝剑,只见宝剑在空中自转,很快卷成一座硕大的雪山。

莫千雪正欲挥手,作势将雪山砸向焱姬。

却听焱姬哈哈大笑,说道:“你这个蠢女人,你再和我斗下去,轩郎就没救了!你可知道中了黑树老妖的毒,不但肉体毙命,魂魄也会永远消散,万劫不复?”

2

莫千雪听了此言,只觉双腿一软,颓然跪地。方才从黑树妖的千万条藤枝间逃脱时,全身被鞭挞缠绕所受的伤痛,仿佛瞬间袭来,将她击倒。

她望了望那颗千年古柏下,尤自晕迷的洛子轩。她用尽全力爬了过去,伸出纤白的手摸了摸轩郎全无血色,却仍然俊朗的面庞,为他拭净嘴角的血迹。

就是这个人,曾经说过要生生世世执子之手,要永远保护自己。曾经舍命救了自己无数次,刚才也是为了救自己才中了树妖毒,而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呢?去央求各路大神,这一来一去会耗时不少,恐怕他等不了那么久!

她神色坚定地站了起来:“你想我怎样?自刎?”

“不,自刎之后你的魂魄并不会消失,你们早晚还会再见。”焱姬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面铜镜:“此镜乃我火焰族至宝赤烈镜,它可以永远囚禁人的肉体及灵魂,你只能永远从镜中看世界,一旦你的目光看到真实的人间,此镜就会破裂,其中喷出的赤烈焰会将你烧得尸骨无存,魂飞魄散!除非有人自愿替换你。”

“去吧!”焱姬左手结了个手印,右手将赤烈镜向莫千雪掷去。

莫千雪顿觉得天旋地转,飞沙走石,只得闭上双目,一时间失去了知觉。

待醒过来时就对着一面巨大的铜镜,听得焱姬的声音远远传来,“你别想有人来救你,你处在我火焰族之无极结界中!根本不会有人感觉到你的存在。”她觉得自己是在一座荒岭之上,却能从铜镜里看到凡间的所有。

当然也能看到轩郎和焱姬!



焱姬吐出了一颗火红的珠子,放入子轩口中,她知道此珠乃焱姬的内丹。三界内凡修真者,都会以自己的精血配合多年修炼的内力,再吸取天地日月之精华,炼得此丹。修炼过程极为不易,为系命之丹。轻易不会拿出,除非为了救自己或对自己极为重要之人的命!

莫千雪虽然也有冰魄丹,但从相生相克之理来说却救不得轩郎。树妖毒性极阴,冰魄丹性极寒,只能雪上加霜。只有焱姬的赤焰丹,至阳之物。正好可解树妖之阴毒。

却见焱姬把赤焰丹放入洛子轩口中后,嘱咐族人照料他,自己则腾起一朵火焰云,飞到了黑树老妖所在的原始森林,摘下火涴圈,掷向黑树妖,说了一声“大”,又使了个定字决套住了黑树妖,这才喷出三昧真火。

由于黑树妖活得实在太久,枝繁叶茂,根深蒂固。三昧真火烧了三月竟没有烧干净,为了免得春风吹又生,必须斩树除根。

焱姬见火烧得差不多了,飞身下去,收回火涴圈。用自己的法器火涴刀变作一把铲子,把残根都铲在一起,却不料有一根埋在地下的老根趁其不备,绕上她的身体将她紧紧缠住,焱姬也不愧为火焰族第一女法师,立时使了个化烟大法,化作一缕青烟飘出,随即用火涴刀将老根斩得粉碎。

就这样掘地三尺,烧净了残根和败叶,她才返回自己的小楼香闺之中,将烧完的灰烬抹在洛子轩的全身,这才算是彻底救活了他。

4

洛子轩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莫千雪,自是上天入地遍寻不到。焱姬不气不恼、不离不弃地跟着他。不得以,为报焱姬救命之恩,终于还是娶了焱姬,过了十年相敬如宾的日子。

犹如采蜜一样洛子轩对炎姬说,你的恩情我已报答,我要去寻千雪了,说完拔剑自刎。

焱姬一脸伤心,但却并不绝望,只好好敛葬了他的尸身,然后收拾行李去寻找来世的子轩。

火焰一族每隔数十年可用火魂术兑皮一次,躯体得到新生,通常寿命可长达千年。

由于她法力高强,在子轩五六岁时,并不怎么费力就找到了他。将他带回火焰族,奇怪的是初找到子轩时他并不知道有千雪,到十岁时却忽然全部记起来了。开始寻找莫千雪,遍寻不到,他以为千雪定是先他一步转世投胎,于是三十岁时自刎追去。第二世、第三世……莫不如此。

“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莫千雪看着镜子里的子轩想着。

5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四月的阳光照在镜子上,柔和的光影又反射到她的身上,她看着镜中的自己,任尘世间变幻万千,镜中依然是那个梳着双髻,一身白衣,肤白胜雪的年轻女子。这铜镜倒有一个好处,将自己的青春定格了。可自己又何尝在乎这个躯壳呢?多想陪着轩郎历经人世间的风雨,慢慢变老!

“他不是喝了孟婆汤吗?为什么还会记得我?”莫千雪满腹狐疑,须知孟婆汤转世投胎之人必喝。

不过时间能抹平一切美丽的伤痕,能慢慢淡化掉曾经浓郁的情感。他早晚会忘记我。她喃喃自语着,心中充满痛苦和矛盾:“忘掉我,他才能获得幸福!”

“没有你,哪有幸福!”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6

莫千雪大惊,满脸讶异地看着镜子里,一个一身玄色服装的年轻男子,骑着一匹赤红色的马,穿过重重烈焰,向着赤烈镜的方向快速飞驰而来。

“是你吗,子轩?”她几乎就要扭头去看。

“别回头!”洛子轩急切地说:“是我,千雪,我来了!”

他用马鞭猛抽一通,赤烈马一声长嘶,一跃千里,很快就到了赤烈镜近处,大约差几十米远的时候,洛子轩从赤烈马上一跃而起,几个空翻到了铜镜处。

他从背后紧紧拥着莫千雪,将脸贴着她的脸,两人都还是年轻的模样,容貌一如往昔,眼中都满噙泪水!

“你怎么来了,那不是她的马吗?”莫千雪尽力控制住自己的声线,不让它过于颤抖。

“我无意间听到她和亲信的对话,才知道你原来一直被她困在这里。这才偷了她的赤烈马来寻你,普通的马不行,只有此马才不畏火焰。我找你找得好苦!”洛子轩闭上眼,感受着她的肌肤,她的存在。

“我知道……”莫千雪怜惜地说。话音未落,只觉一阵热浪袭来,随后一个满面怒气的红衣女子飘然而至。

“你这个蠢女人!”红衣女子怒斥道:“又想害轩郎,这赤焰镜前除你外的其他人,在这里超过一柱香的时间,铜镜就会破裂,你自己万劫不复就算了,还要拖上轩郎!”

她挥少部分“精明人”早已通过假结婚、假离婚一挥衣袖,说了声,“罢了,去吧!”

莫千雪和洛子轩立刻感到一阵狂风卷来,两人忙紧拥在一起,感觉随风飘了不知几千里,待狂风散去,两人方觉已至一芳草萋萋之地,正诧异间,忽听远远传来焱姬哀怨的声音:“你这个女人很蠢,但轩郎既喜欢你,你就是好的,我成全你们。”

“你是替了我吗?”莫千雪不解地问。

“不用你可怜,你……你们快滚!”焱姬的低沉的声音里略带恼怒,又带着些许凄婉。

7

莫千雪和洛子轩终于在一起了,曾经经历的磨难都成为了后来甜蜜生活的催化剂。两个久别之人彼此更加懂得和珍惜!

美好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数十年匆匆而过,生命又一次到了尽头。由于长期修行之人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死亡时间,于是他们相约一起离去。

这一次他们安排好了所有后事,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牵着手,一起咽了气。

说也奇怪,魂魄一离体,立刻又恢复了年轻时的最佳形貌。两个年轻人跟着黑白无常开心地共赴黄泉路。莫千雪忽想到来世两人该如何相认呢?这一想又发起愁来,闷闷不乐。

却说魂魄的行进速度极快,转念即至奈何桥。黑白无常送到这里就走了。两人魂魂相依飘到了孟婆庄。却见一红衣女子正忙着调制忘情水。

难道这就是孟婆,莫千雪心想。

那红衣女子缓过转过身来,盈盈一笑,莫千雪顿时怔住了,这不是焱姬吗?看了一眼洛子轩,他却是不怎么意外的样子。

焱姬端着一碗清澈的汤水笑道:“等你们好久了,老规矩,你们喝一口,剩下她解决!”莫千雪这才发现角落里还有一个晕过去的黑衣女子。

共 5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爱不一定要永远。莫千雪为了让焱姬救自己所爱的人,被铜镜锁进了结界,她可以看到红尘中的一切,包括自己所爱的子轩为了报恩和焱姬一起生活。只要所爱的人生活幸福莫千雪就觉得自己幸福。然而,无论焱姬追了子轩多少生世,子轩依然执着追寻千雪。曾经拥有的也许会是你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子轩和千雪一起牵手走向奈何桥时,才发现孟婆已被焱姬灌晕,他们依然只喝了一口。爱过知情重,醉过才知酒浓。他们这才知道生生世世的相爱是焱姬对他们的考验。欣赏学习,推荐赏阅!【:老土】

1楼文友: 19:11:07 问好老师,祝写作愉快!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2楼文友: 18: 5:01 有道理,谢谢老师提醒!

西宁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盘锦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海南保妇康栓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