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孩子更美好了节能

2020-10-31 来源: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孩子更美好了,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

说起娱乐圈的女儿奴代表,邓超绝对高票当选。

为了给小花美美梳头,煞费苦心地发微博求助粉丝;

他还不嫌麻烦,认真做了笔记,“辫子不能扎得太紧,头皮会疼”。

邓超还是小花妹妹的御用模特。

花花绿绿的指甲油,五颜六色的小朝天辫,简直“花枝招展,让人有些招架不住啊”。

邓超嘴上说着求放过,实际上却很享受。

演员黄觉曾经在一档对谈类节目中,讲述他女儿出生那天发生在他身上的真实的故事。

妻子生产那天,他站在产房外,脸紧紧贴着玻璃往里看。

当我听到孩子的第一声啼哭,也许是某种神奇的电波或者心理感应,眼泪自己就流出来了,完全不受控制。

在现实生活中,他说自己几乎从未哭过。

也许,硬汉不是不会哭,只是未到动情处。

当一个男人变成父亲,他的内心深处也在悄悄发生着某种变化。

是孩子让他们露出了最柔情的一面。

除了我们熟悉的明星爸爸们,还有一位众所周知的诗人也是彻彻底底的女儿奴,他就是华语文学大师余光中。

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女儿更完美了,她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会远去。

父母陪孩子一同长大,仿佛再过一次自己的小时候余光中有四个女儿,依次是珊珊、幼姗、佩珊、季珊,简直可以排成一条珊瑚礁。

他时常回忆陪伴在女儿身边时那些微小的细节:

珊珊躺在摇篮里,乌黑的眼眸一动不动,好奇地盯着自己看;

幼姗跌坐在地上,却也不哭,颤颤昂头像一只小胖可见站长的权重在百度已经很高了兽;

佩珊坐在电影院里,紧张到小手微汗,依然屏住呼吸,神情专注;

季珊因害怕雷响和鞭炮声,蹭一下钻进婆婆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就像一场暴雨久久不停。

在女儿的小时候,欢笑声也是最多的。

做鬼脸,用幼稚的搞怪的口吻跟孩子说话,想着法儿地逗女儿笑。

在孩子面前,余光中好像获了特权似的,可以暂时忘记自己那“规规矩矩”的成人的身份,尽情地表演。

所以,余光中说,一个人有一个半童年,一个童年在自己的小时候,而半个童年在自己孩子的小时候。

离别的预感悄然来临,相处的时间竟如此短暂随着女儿渐渐长大,余光中的烦恼也接踵而至。

最大的威胁便是“未来的女婿”,他半开玩笑地称呼他们为假想敌。

余如收藏夹、书签、好望角收藏夹等光中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会在文章的各个地方巧妙地留下些蛛丝马迹,表露心迹。

余光中有每晚写作的习惯。热门的电视节目过后,他就会到书房里,闷着头一个人写作。

不料,身后的铃频频响起,原来是“女儿的男友们(?)”。

余光中说:

我用问号,是表示存疑,因为人数太多,讲的又全是广东话,我凭什么分别来者是男友还是天真的男同学呢?

这口气带着一股子浓浓的醋味儿,好酸。

在《四个假想敌》中,还有一段这样的描写:

冥冥之中,有四个‘少男’正偷偷袭来,虽然蹑手蹑足,屏声止息,我却感到背后有四双眼睛,像所有的坏男孩那样,目光灼灼,心存不轨,只等时机一到,便会站到亮处,装出伪善的笑容,叫我岳父。

——余光中《一念永恒》自己把世界上所有的好都给了女儿,想着法儿地宠,变着法儿地爱,终于把她培养成了全世界最聪明、最幸福、最漂亮的女孩儿,

但最终还是会被“敌人”带走,而且是“里应外合”,换做谁都会不舍吧。

纵使他有“明知时间不可逆,还要与永恒拔河”的倔强,但是,在做父亲这件事儿上,他没有那么坚强。

女儿一个个离家之后,他也会害怕自己要面对沦为“空巢老人”的凄凉。

他说,人生的两大寂寞,一个是退休的日子,另一个便是最小的孩子也终于出嫁了。

他曾提前设想过这样的场景:

与妻子并肩坐在空空的长沙发上,翻阅女儿们小时候的照片,追忆从前六人一车长途壮游的盛况,或是晚餐桌上热气蒸腾大家共享的灿烂灯光。

那份落寞与感伤溢于言表。

孩子是父母永远的羁绊,与年龄无关余光中和妻子的感情,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甜到虐狗”。

他亲密地称呼妻子为“咪咪”。

在他们结婚30周年时,余光中专门在香港购买了一条珍珠项链送给爱妻,并写了一首题为《珍珠项链》的诗。

在漫长的岁月里,这个男人依然把妻子当作初恋时对待。

他用细心的陪伴和始终如一的温柔、体贴疼爱这个幸运女神。

二人的鹣鲽情深,让四个女儿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她们身上的那种强大的自信和安全感,令人羡慕不已。

即使舍不得,余光中也没有因为爱就把女儿们束缚在自己身边。

他任由她们去天南海北追逐各自的梦想,而自己只扮演那个在后方默默支持与关心的角色。

有一年,四个女儿都在外地,两个在北美,两个在欧洲,只剩下余光中夫妻二人孤守在岛上。

余光中每天要做的事情,便是守在电视机前看天气预报,揣摩异乡的冷暖。

四个女儿都在寒带,想到女儿可能会受冻,这让他比自己受冻还要揪心。

幼珊是四个女儿中最怕冷的,在气象报告之后,一个,立刻播到了暴风雪的那端,嘘寒问暖,再三叮嘱添衣,切勿着凉。

在这一点上,所有的父母都是相似的。但如果你反问他们的近况,他们只会笑着说“没事,没事,不用担心”。

余光中在《日不落家》里写道:

只因为父母老了,念女情深,在记忆的深处,梦的焦点,在见不得光的潜意识底层,女儿的神情笑貌仍似往昔,永远珍藏在娇憨的稚岁,童真的幼龄——所以天冷了,就得为她们加衣,黑了,就等待她们一一回来,向热腾腾的晚餐,向餐桌顶上金黄的吊灯报到,才能众辫聚首,众瓣围葩,辐辏成一朵哄闹的向日葵。每当我眷顾往昔,年轻的幸福感就在这一景停格。

“天冷了,就得为她们加衣;天黑了,就等待他们回来”,每每读到此处,便忍不住流下泪来。

在他们心里,我们永远都是长不大的、需要保护的小孩。距离越远,思念越深。

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当年大学毕业后,我决定留在北京。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把这个决定告诉父亲,以为他会生气,或者难过。

然而,他跟我说:

去吧,如果这个是你想要的,我们都支持你。但是,别忘了,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你还有我,还有你妈,我们永远都是最爱你的。

父亲永远是那个给我们托底的人。

今天是父亲节,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不会把“谢谢你、我爱你”这些话常常挂在嘴边,但是,借着节日给予我们的勇气,我们是不是可以勇敢地说一句——

“爸爸,我爱你!”

吃啥补肾虚
绵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实至名归,太极集团在2020大健康产业(重庆)博览会中收获荣誉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