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第三十五章夜间的来访者搭配

2020-05-21 来源: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三十五章 夜间的来访者

又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天上繁星变得越发明亮,新月高挂在天空最高处。露露娜卡往篝火里洒下的那些粉末带来的气味在很早之前就飘散了,对朱利叶斯等人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也让朱利叶斯很是疑惑露露娜卡捣弄的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驱虫用的。这种随风飘散掉的气味根本没留在车队附近,而且没有后续的气味继续从篝火中散发出来,这样真的能驱走会扰人休息、甚至会咬你一口,带来毒液的虫子吗?

朱利叶斯心里有这样的疑惑,至于其他人,他是无法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个究竟的。不管是奥尔加还是帕丁,又或是罗缪欧娜,似乎都并不在意的样子,至少是表面不在意露露娜卡干了些什么。只有他,是能直接从脸上就能看出他在想什么的。这个村庄出来的少年,是个很简单易懂的淳朴人。

漫长的夜晚并没有什么乐子可言,尤其是在森林之中。黑夜中的死者森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阴森可怕,反倒显得很为平静。就算是在已经远离人类活动范围的东部,夜晚也显得有点过于平静了。远方野兽的嚎叫,一阵阵的风声,已经是这个森林中的大部分动静了。露露娜卡洒在火中的驱虫粉似乎确实起了作用,在车队这附近听不到虫鸣,但是朱利叶斯还是会在胳膊上抓得到几只瓢虫,或是一巴掌拍扁一直倒霉的小虫子。

朱利叶斯将这些不走运的虫子扔进篝火中,篝火里就传来噼啪的声音。那是虫子被烧焦了的声音,能清楚看到这些虫子落在火堆中后被烧成灰的模样。看着虫子被烧死的朱利叶斯开始思考,到底是自己身体太脏惹来了虫子,还是因为露露娜卡所谓的驱虫粉并没有起到作用?但是看其他三人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虫子打扰他们,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原因吗?也许他该好好清洗一下身体了,不过在死者森林这样的地方,想找个安全水源洗澡,是个颇为困难的事情;等雨天的话,那是一个选择,但是要在一个少女面前脱光身子,旁若无人地用雨水清洗身体,那对朱利叶斯来说,需要一点勇气。

在朱利叶斯纠结自己的卫生问题的时候,露露娜卡依然自己单独呆在一个篝火的边上。脱毛狗蹲在她的脚边,已经闭上了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在熟睡。露露娜卡在熊熊燃烧着的篝火上架起了一口小铁锅,那小铁锅也是车队中的东西,同样的粗糙,同样的布满铁疙瘩。那小铁锅里面不知道在煮着些什么东西,不断穿出液体气泡冒出然后破掉的声音。露露娜卡拿着一根干净的细长木棍,在小铁锅里不断搅动着。

在前方的朱利叶斯看到露露娜卡架起小铁锅的时候,一开始还以为她这是准备开小灶弄些个人伙食,但是等小铁锅的底部被烧得发烫的时候,他的想法改变了。他并没有闻到食物的香味,那么露露娜卡应该不是在准备食物。那么她到底是在煮些什么呢?

朱利叶斯心中有好奇心,但是出于对露露娜卡的偏见——关于她是不是吃人巫婆的事情——让他不怎么敢靠过去,万一看到她在煮手指或脚趾之类的东西,那么朱利叶斯今晚大概就要做噩梦了。再加上早些时候露露娜卡那番嘲笑朱利叶斯是一根烂木头的话,朱利叶斯到现在还在生着闷气,同时也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和露露娜卡说上几句话。这一时之间,朱利叶斯还没想好该怎么和露露娜卡重新有能交谈的机会。

朱利叶斯的烦恼也许只是自作多情,他所谓的生闷气,其实压根没被露露娜卡放在心里。比起朱利叶斯的情绪,现在露露娜卡的心思似乎都放在了眼前的小铁锅中。锅盖被不断升起的蒸汽给顶起来,然后掉回去,锅盖和铁锅边沿离你将会发现你的站遭受到极大的惩罚。所以希望这些不利于搜索引擎的方法大家千万别去用合不断,铁器碰撞的声音在车队和森林这里不断响起,就像是乐器奏起了曲子。

“一个平静的夜晚。”露露娜卡继续抚摸着沃德的脑袋。沃德身上也就只有这块地方还有点毛了,因为它的爪子实在挠不到头的最上方,只能抓掉脖子附近的毛。如果它用滚地的法子去蹭掉头上的毛的话,大概少不得挨露露娜卡一首先顿训,因为那样做太脏了,而露露娜卡并不认为自己是个不讲究卫生的人。

沃德一动不动,任由自己的主人摸着自己唯一说得上是皮毛完好的地方。

“好不容易给你搞了一身仿真的狗皮和毛,但是你不喜欢,就好像嫌这一身衣服穿着发痒或是闷热得厉害……你一条人造的机械狗,哪来的这种感觉呢,我明明没有给你加上这种功能才对。不对,我把你造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有十几年了吧?说不定我因为兴趣和好奇给你增加了额外的功能,然后我忘了,也有这种可能。”

露露娜卡的手摸到了沃德的下巴,像是在为他挠痒一样抓了一会后,继续往下摸,摸到了沃德的肚子。沃德的肚盘中最高73.26 美分皮很柔软,摸起来就像是一层包裹着水的丝绸,但是仅限有皮毛的部分。沃德那被帕丁砍出来的裂口处、那露出了银色的躯体的那部分,摸起来很冰冷,完全就是死物会有的温度。

在露露娜卡和自己的狗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其实就是她一个人在那里对沃德自言自语,沃德是一条狗,再有灵性也无法开口说话——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直到夜色变得更浓。

奥尔加认为现在是该到休息的时间了,他对罗缪欧娜说道:“欧娜,你该休息了。”

罗缪欧娜点了点头,但是没有马上动身,“再等一会吧。”

奥尔加察觉到罗缪欧娜的视线一直放在不远处的露露娜卡身上。露露娜卡看起来懒洋洋的,但是似乎没有就寝的打算,她放在篝火上的小铁锅还在冒着蒸汽,依然没人知道那里面在煮什么。

在边上的朱利叶斯已经开始打盹了,但是还在强撑着。至于帕丁,他和奥尔加一样,需要负责在夜晚放哨,奥尔加是前半夜,帕丁是后半夜。不只有他们两人,还有一条其实根本不需要睡眠,但是总是趴着、像是睡着了的狗也会陪着他们。

奥尔加和帕丁轮流守夜,是为了保护车队,还有罗缪欧娜和朱利叶斯这两个并无太多防备能力的少年少女。至于露露娜卡,她并不需要被人保护。她作息很不规律,有时候早就已经呼呼大睡,但是有时候却能通宵达旦,又或者是不知道去了哪里。在深夜中,她就像化为了暗影,融入到了阴影之中。

在奥尔加又开始催促罗缪欧娜和朱利叶斯该去休息的时候,露露娜卡那边发现了一点小小的状况。

不能说是很小,其实是足以让奥尔加把手按在搁在边上的入鞘长剑的状况。

车队停靠在道路边上,路本就不宽,显得有点狭窄,道路两边的林木长得略显畸形,在夜晚看来就像一双双怪异的手,从两侧往还算平坦的道路伸过来,就像是索求着什么一样。

在那一双双畸形“怪手”中,一个身影自那之中走了出来。在篝火的光亮下,那个身影看来忽明忽暗,那柴火燃烧的火焰无法完全照亮这个并没有靠近篝火的不速之客。

这个身影并不高大,仅仅是普通成年男子的身材,脚步有点蹒跚不稳,应该是看到光亮才朝这边靠过来的。当这身影走近过来,向,真面目终于被人看清。

这是个穿着半身甲的男子。这个男人有着一张疲劳且神色不安的脸,没有戴头盔,平头的发型让他看起来好歹还有点精神。他身上青灰色的盔甲沾上了不少泥土,看起来就像在泥水里打滚过一眼。铁片串起来的裙甲没有了前面一大片,就是是被咬掉的一样,大概是被什么给刮走了,说不定连他下半身的大片血肉都能扯掉,而不是只带有从而伤害敌人。脉冲枪发射脉冲子弹时了一些铁片,给他留下两条完整的大腿和裤子。

他看起来有点狼狈,手里拿着已经卷刃和有崩口的双手剑。当看到露露娜卡后,他脸上的戒备明显少了很多。

露露娜卡站了起来,先向这位突然出现的男子打招呼。“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就算面对一个陌生人,露露娜卡依然维持着笑容,就像迎来了又一位客人一样。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静脉曲张怎么治
剖腹产术后吃什么
治疗胆囊炎的药
莆田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取血栓手术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