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神级潜行者第两百四十五章君臣与山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级潜行者 第两百四十五章 君臣与山人

第两百四十五章君臣与山人

“来了吗?”元宸宗修士大军凶猛的攻势,早已是传到大元国皇城临安居中的那庞大皇宫之内。

陷于地2007年度全国水产养殖业专项执法行动进展顺利底亦是有着一座极其庞大的宫殿,此处,方才是大元国皇室的根基所在。

边缘处的一处安静的密室,一名几乎已是皮包骨的老者猛地睁开双眼,目光洞玄,似乎能够看穿虚空,望到万里之外的元宸宗大军。

复而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悬挂的一幅画像,三炷香燎燎升起无尽紫气,尽皆是涌入画中,似乎,画面中青山绿水环绕中的那三道谈笑风生的身影,变得熟悉了些,面孔亦是显得有些活灵活现。

非是飘渺仙山,非是人间极景,不过是高山流水相伴,蓝天白云环绕之间罢了,石桌上的茶盏未凉,但居中的数道石刻线条之上,却是摆着数百粒黑白的棋子。

“天下如棋,能够将修为融入棋艺,每一步,都看似一场历练,山人一番赐教,书生心领了。”儒雅如翩翩君子,美目之间却是带着几多不怒而威的高位姿态,一开口,道理交织,更带着几分谦逊。

“若非跳出棋局之外,又岂能放眼天下大势,西南边陲之地,常年征战不休,外有强敌环视,内有错综复杂的势力交错,书生这一局棋,倒是有些难下。”山人不过是穿着一身寻常的粗布衣裳,不似那般隐居的闲云野鹤,亦不是清俗高雅的有志之士,更非得道高人。

“一群乌和之众而已,不过是没有真正的真龙出现,否则,早已是全部成定局。”一侧,观望着两人举手间不断落子的锦冠中年笑着开口道。

“只是,若有外来雄狮插手,还请山人多多照应才是。”锦冠中年若有所指道。

“牵一发而动全身,书生可想好了?”山人笑眯眯的看着书生道。

“自古成王败寇而已,以我如今的形势,可还有退路?”书生抬头迎上他的目光,丝毫没有躲闪。

山人笑了,笑得极为奔放,声浪穿透无尽大山,回荡在偌长的山脉密林间,惊走无数的飞禽走兽。

书生本是西南边陲混乱之域的一小家族之子,依附于一大势力,因过失未办妥上面吩咐下来的事,便是直接被抄家灭族,长大成人之后,书生娶了那个大势力的天之骄女,夺走了宗主之位,最终将宗门参与当年那件事的人全部屠弑一空,宗主的位置,落到他的手中,凭着这些年的发展,已是成为混乱之域极强的一股势力。

建国,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却强大的势力为依仗,还需要面对整个混乱之域的势力的镇压,以及来自外界的强敌入侵。

山人,不过是和这主仆二人萍水之交,又为何要出手相助呢?

光凭着青山绿水间的茶盏之后一局棋,亦或是互相吐露心迹的谈话不成?

“我要这片山林。”山人抿了一口茶水,慢悠悠的吹散上面的热气道。

“大荒山?这内围区域尽是二阶以上的元兽,要来,有何用处?”锦冠中年愣神道。

“最不济,亦可与几大势力瓜分这天下,十余万里的疆域,我还是舍得的,山人切莫说笑。”书生面色复杂道。

“我要开山立宗。”山人正色道。

“开山立宗?”主仆二人对视一眼,眼中俱是惊骇之色,在这凶险无尽的大荒山内围建立宗门,莫不是在说笑?

“而后我所建之宗门,与尔等永久修好,不过,建立的国内,所有天骄,须得由我宗先行挑选。”山人看了一眼书生,发现后者在自己开口之后沉默了。

的确,事关今后传承问题,书生是不会有任何退让的可能。

“可”然而,沉默片刻后,书生一开口,却让身侧的锦冠中年面色惊骇之色。

“此事尚需再加商议,要不今日便……”锦冠中年人深吸一口气,想着迂回将此事拖延下去。

“如此大事,岂可拖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山人以为如何?”锦冠中年人目光灼灼的看着山人道。

“我会率门人数百,前往混乱之域边缘坐镇一载。”山人淡淡答道。

“有劳了。”书生抱拳一礼道。

“不过是互利罢了,此外,若是能够拦截那些雄狮猛虎,对我开宗立派,亦可提升不少声誉。”山人摆摆手道。

青山绿水间一席话,大荒域西南边陲的混乱之域的战乱,就此终结。

十年之后,当此地棋局再现,书生一身儒雅长袍不见,换作一身金丝龙袍,而锦冠中年,亦是白鹤加身,袖间几条青色纹络,当得是富贵高官做派。

“凡尘事务烦扰,让上人久等了。”面对一身绣云道袍,如今已是一派宗师的山人,即便是如今贵为九五之尊的君王,亦是不敢有丝毫懈怠。

“无妨,君王操心大元国之事,自然难以脱身,不过,今日寻本宗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我朝与贵宗昔日便有盟约,今日,朕相邀上人前来,为两事。”

山人平静的吹着杯中滚烫的热气,一如往常般神色如常。

“朕收纳大元国河山以来,服下不少珍奇灵材,修为大涨,还请山人赐教一二。”

“既是如此,陛下,请吧。”山人身形一晃,便是飘然的浮到数百丈的高空之中。

“请”三十六道星辰于君王身侧环绕,其上,有着大元国的山脉河流、城池乡镇。

“朕这三十六枚山河印采取山河地势之脉,有着我大元国众多百姓的信念之力,山人当心了。”

“信念之力,你竟然是在走那些家伙的道路吗?”山人双眉紧皱,话语中,第一次有了怒气。

“若能够赢山人一次,朕愿足以。”君王朗声笑道。

然而,山人只出了一招,便是直接轰飞一半的山河印,余下十六枚山河印,成为了日后大元国公侯的传承之宝。

“上人果然修为盖世,朕败了。”君王倒也胸襟坦荡。

“君王这一手信念之力的掌控,亦是不错,若是多加磨练,必定有所大成,不过,元法双修之道,必是不得长久。”

“朕自然晓得,此番朕相邀上人前来的第二件事,便是缔结盟约。”

“如此,你我结拜便是。”山人笑着答道。

“如此甚好。”君王大喜。

画面中两道身影一转,竟然是在烟雾缭绕的烟熏之下同时跪拜行礼。

“转眼五千载,我大元国历经那么就只能启用转职功能了。当然玩家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通过金币或者银币的支付获得自己喜欢的卡牌。一旦玩家朋友们熟悉掌握了游戏卡牌的特点数十代君王而不灭,可能够走到那一步,真正能够成为我大元国皇室底蕴的,却唯有老夫一人,独木难支,可皇室的话语权,如今,却已是不属于老夫,五千年的荣辱与共,却因昔日敌对势力的插手而瓦解,后人不智,我韦氏一家,当真是自取灭亡。”老者紧盯着画面中的三道身影,那山人,自然是元宸宗的开山鼻祖,元宸上人,而君王,则是大元国的开国皇帝,那锦冠中年人,则是昔日开国皇帝座下第一谋臣,亦是执掌文政大权的宰相。

“自取灭亡啊。”老者幽幽一叹,眼皮继续搭拢,不再理会外界事物。

相隔不远处的密室之中,正坐近百道身影,皆是气血充沛,浑身气势强大。

“你大元国皇室的那个老家伙,当真不肯出手?”血月皇朝前来的一位巨擘冷然开口道。

“不到目前入市的房源均为现房。据销售人员透露皇室为难之际,老祖是不会出手的,此乃我韦氏一族祖训。”韦神通有些敬畏的答道。

“哼,如此,仅凭尔等不过十几名元不如直接把奥运经费用于灾区重建皇境修士,能够成什么大事?”血月皇朝巨擘怒喝道。

“此番我血月皇朝派遣三大巨擘前来,再有诸多元皇境强者配合着元王境修士出手,必然能够将元宸宗来犯之敌全部斩尽杀绝,而后反攻元宸宗山门,将其一举覆灭。”血月皇朝之中,最为痛恨元宸宗的,便是血衣侯之父,数百年前血月皇朝的无双天骄——天刹王。

“哼,元宸宗敢立宗于大荒山内围数千载,自然是有着他们存在的底气,你以为,即便是覆灭这些元宸宗的核心战力,就敢轻易反攻元宸宗山门不成?”之前开口那名巨擘出声呵斥道。

“哼,一个刚刚重回一流势力序列的宗门而已,有何惧之。”天刹王不屑一顾道。

“听闻昔日在万兽天宫秘境斩杀我血月皇朝天骄的那狂徒于洋此刻就在元宸宗的修士大军之内,天刹王,若是你想出手,便斩杀此人。”血月皇朝巨擘沉吟片刻后道。

“哼,只要此人胆敢现身,本王必亲手斩他,为我儿报仇雪恨。”罗刹王收敛住眼中的不屑,迸射出来无尽的杀意。

“元宸宗已是有腾飞之象,无论是他们隐藏在宗门之内的二代祖师,还是万兽天宫外震慑群雄的绝世剑修,若是再让于洋这狂徒成长起来,只怕,我血月皇朝即便是树大根深,来日,亦会多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错”众强者俱一点头。

“不过,在此之前,大元国皇室,尔等且先行率麾下势力出手试探一番罢,元宸宗,终究是有些底牌的。”言罢,一众血月皇朝强者的目光看向场中稀稀落落的大元国皇室一群人。

成都治疗包皮哪家好
广州哪家医院妇科好
韶关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友情链接
贵阳旅游网